洁癖写手,所吃cp全都不拆不逆,首页见拆逆立刻取关
可约稿,私信详聊

我不知道粉我的人里面有多少个是和我一样同时吃两对cp的,但老实说,每次看见同一个人轰炸我的主页,两cp的文都点了的时候,感觉简直像公开处刑一样😂😂😂好尴尬。

催更的我都看到辽,欠债太多我都不敢回了。三次元正在考试,再等半个月吧,咸鱼可能就复活了。_(:з」∠)_

+

#1209安岩生日快乐#



当原著荼岩遇上AO图严


拖太久,我都不好意思打#了_(:з」∠)_


(5)


他的语气坚定的不容反驳,严安有些无奈:“沈图……”

“不行就是不行。”

沈图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摸上了他的肚子:“今早感觉怎么样?”

知他是不想再提,严安嘟囔:“还能怎样,本人能吃能睡,精力充沛。你就是太紧张。”

沈图看着他,眼里分明写着不赞同。是谁先前早孕反应强烈,几乎吃不下正常食物,被折腾的不成样子的?好不容易现在才养回了一点肉,他怎么可能让他去冒险。

事实上受折磨的又何止他一人,那段日子沈图简直恨不得以身代受,同样憔悴的很。

长途跋涉对于他一个有孕之身来说,还是太难了一些。但毕竟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不帮又...

+

#1209安岩生日快乐#

当原著荼岩遇上AO图严

改名了,荼岩和图严是不一样的

还有,我放弃去琢磨老福特的G点了,我认输,走程序

+

#1209安岩生日快乐#

当原著荼岩遇上AO图严

(3)

直到熄了灯,躺在客房那张大床上,安岩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毫无疑问,霸道总裁生气了。毕竟都一起出生入死那么多次,竟然还被认错。

自知理亏的安岩半点不敢吭声,想解释吧,又觉得越发心虚,磨磨蹭蹭等到熄灯,见霸道总裁还没发话的准备,床头又放了两个枕头,于是爬上床,竟就这样留了下来。

神荼刚洗完澡,同样换上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看起来就更像了。安岩眼巴巴看着他,就见霸道总裁一铺被子,将他整个人都盖了进去。

白花花的被子迎头而来,安岩身体一个激灵,抓住被子蹦了起来,叫道:“你不生气了?”

神荼扫了他一眼,掀开被子一角躺了上来。安岩不满意,膝行爬到他身...

+

#1209安岩生日快乐#



当原著荼岩遇上AO图严


(2)


神荼的反应过于淡定,仿佛早就察觉到不同,并且接受了这个设定,以至于让安岩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毕竟这是另一个世界,那两个人也不是他们,有什么关系也不奇怪……吧?

却有一股烫意自背部传了上来,一直烧到了耳朵,并且有向头顶蔓延的势头。

……幸好神荼没表现出来什么,不然都不知道要多尴尬。

安岩咳了一声,强自镇定,脸上的热度却怎么都下不来。他全程都没敢看神荼的脸,自然也就没能接受到对方投来的目光,和即将冲口而出的“二货”两字。

他脸都快埋到碗里了,神荼即便有心说些什么,也都化成了七分无可奈何和三分纵容,由着他去了。

于是安岩速度堪比饿死鬼投胎般吃...

+

#1209安岩生日快乐#

当原著荼岩遇上AO图严

(1)

安岩说完,四人间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所以说,你们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在出任务的时候被卷入了时光乱流,所以出现在了这里......这也太魔幻了吧!”

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表示难以置信。安岩摊手,一脸无辜:“如果不是你长的和我一模一样,我也不相信。”

说完,他们齐齐看向自己的身旁。只见两男人犹如在照镜子般,一样的精致五官,一样的冷峻气质,甚至连下意识防备的神情动作都一模一样,抱臂审视对方,盯了也不知多久了。

“如何证明?”

对面的男人开口,冷冷的低音一出来,安岩差点忍不住惊呼:简直太像了!然后在神荼分过来的余光中乖乖捂住了嘴。心里...

+

#荼岩#

点我观看,腹黑霸道总裁,在线戏弄小娇妻(不)
依旧短小(没救了)
 

狠人的三大表现:拿了快递不拆,闹钟响了就起,买了奶茶打包。
在网上刷到这段话的时候,安岩深以为然,尤其是第二项,简直就是他的死穴。所以说他就是个善良人,在家从来没试过九点前爬起来的。
而狠·神荼·人则不同,每天早晚锻炼身体,雷打不动,风雨无阻。这会已经结束了一天的任务,擦着头发,光着膀子走了进来。
安岩看了看那流畅紧致的肌肉线条,再掐掐自己的肚子,顿时体会到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深刻道理,很是悲愤。
他把手机扔了,掐腰大声宣布:“我决定了,明天早上起来锻炼!”
显然早已习惯了他的一惊一乍,神荼抬起...

+

#荼岩# 暖宝宝


莫名其妙变成了一个短小君_(:з」∠)_

这次带毛蛋出来耍耍

霸道总裁之所以为霸道总裁,一是霸道,二是还要具有能当总裁的资本。具体表现在,智商高,是个狠人。而且不仅对别人狠,还要对自己更狠。
如果他能有神荼这么强的自制力就好了。
第一百三十二次感慨,安岩往后一瘫,决定向神荼学习,势必把这个游戏通关,将那个屡次不服管教的大boss杀个片甲不留。
靠·神荼·背歪都不歪一下,很是称职。
打了一会,安岩爬起来,觉得得劳逸结合一下,于是出去放松自我。要是平时,他肯定是不敢这么正大光明的吃零食的,但这会神荼正在盘坐冥想,抓不到他,于是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
等他终于意识到不好,不应当...

+

#追凌# 取暖


一发完小甜饼

“雨怎么越来越大了。”
噼里啪啦的雨声越发急促,廊下不能站了,只能退进庙里。天色渐晚,庙内昏暗湿冷,并不是一个过夜的好住所。
即便有明火符,蓝思追还是花了一番心思才把潮湿的木柴点着,明亮的火焰腾起,驱散了部分的湿冷。
金凌已经把整个破庙都看了一遍,没有发觉异常,靴子在地面走动发出细微的声响。破庙早已断了香火,毫无人气,静的可怕。
仙子正在庙内跑动嗅闻,不住的甩动着蓬松的尾巴。
金凌微微放松,寻着火光回到原地,就见火堆旁已经清出了一块干净的空地,摆上了两块凉蒲。即便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蓝思追还是极力的改善环境,让人感觉到舒服。
两人坐在凉蒲上,吃着干粮简单的交谈。但没一会金凌就发现蓝思追每一...

+

#追凌# 寒日暖

一发短小

一场秋雨一场寒,窗外雨时不时下着,气温渐冷。
温暖的被窝没能阻挡姑苏蓝式万年不变的作息,卯时刚过蓝思追就起来了,洗漱完毕后下楼,店老板才搓着手出来,吃惊的问他怎么不多睡一会。
蓝思追摇头,向他预定等会的早餐。蓝景仪也下来了,于是工作交接,由蓝思追去叫其余人起床。
魏前辈自然是不可能那么早醒的。蓝思追心里有谱,总是先去叫其他人,最后才去叫他。而姑苏蓝氏子弟不用叫,只有一个兰陵金氏的小公子,有不小的起床气,也是磨人的很。
就是一个大小姐,脾气大的要命!蓝景仪埋怨,然后就把包袱甩给了蓝思追,让他去请两位祖宗起床。
蓝思追对此颇有经验,这天直到楼下早餐备好,这才走至房前,轻轻敲门。他一向待人处事...

+

力所能及的转发,望周知。

作者真的很无奈了,各位魔道粉都听一下话吧。我不管之前听过多少关于她的负面评论,但从这一天开始,我就是她的真爱粉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作者这样做过,她真的很通透睿智。

+

#荼岩# 竹鼠

先是一连串“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促而来,随后“啪”的一响,一个巨大的“章鱼”就粘在了浴室门上,且发出了兴奋的叫喊声。
“神荼神荼!我有件事跟你嗦!!”
显然很是激动,一分钟都等不及了要跟人分享。神荼见惯不怪,关了水抽出毛巾,开始擦身上的水。
得到低沉的一声“嗯”,安岩很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刚瑞秋发了条朋友圈,她俩要出去旅游了,托人照看她家竹鼠!!”
听到最后两个字,神荼哪里不明白他想干什么,把手巾搭回架子上,对上镜子,抓了一把头发。
“反正这几天我们又不出任务,闲着也是闲着……”
安岩正噼里啪啦的说着,突然门就开了,视觉盛宴冲击而来,目光登时直了。然而“禁欲”型男十分冷酷,隐在湿...

+

我的天,被励志到了。fo了fo了。
撤掉了置顶,以后还是会更文的,但不确定会不会再次抽疯。所以大家周瑜打黄盖,想好要不要掉坑。
以后只写文,不互粉,不混圈。
其实心情真的很复杂,在此向那些真心喜欢我的,知道我退圈也没有取消关注,甚至还粉上的人表示歉意和感谢。无以为报,只能产粮报之。
或许真的会有感情枯竭的危机,想来下次再喜欢上新的cp,能给的热情和精力就更少了。
缘来缘去,彼此珍重。

+

【追凌】清官难断家务事

领回自家儿砸了,死线前难产生下来的,几度甩笔,还算长的可爱,承蒙大家厚爱了_(:з」∠)_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文风的定义是内敛,但没有一个猜中(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去猜,姑且这么说吧),这就有点儿难过了。可能内敛近似于平淡和中规中矩?没有高大上的题材设定,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没有勾人心弦的心理描写,也没有耐人寻味的悬念……大概我的缺点也在这吧。

追凌糖果小屋:

主题【公正】

亥时的钟声响起,云深不知处内楼阁点点灯火依次熄灭,很快便淹没于黑暗中。
蓝思追转过假山,正在例行巡夜。
才过中秋,天际上圆月未消,皎洁的月光洒了地面一片银白,再加上修仙者耳目敏锐,周边的一切动静都无处遁形。蓝思追...

+

#追凌# 吃醋


现PA一发完小甜饼

一目了然的梗,毕竟好梗不怕老嘛

因飞机延时登机,降落后已是晚上了,又是一番折腾,这才到了家。
金凌蹲在自家门口,一副有气无力,疲惫兼失望的神情。蓝思追打开门,顺手开了灯,接着在他身旁弯下腰,将他一并抱了进去。
把人放沙发上安顿好了,又进厨房烧上水,这才去打理门口的一堆行李,两手抓紧,轻轻松松就把两个大行李箱提上二楼。
见男朋友如此给力,金凌也不好继续瘫下去,心头郁闷散了大半,换了鞋子进厨房。等蓝思追搞定一切下楼,正好能喝上一杯放凉的刚刚好的温水。
蓝思追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把袖口往上卷了卷,问道:“想吃什么?”
金凌打了个哈欠,累的眼睛都要闭上了:“不吃了,我想睡觉。”
蓝思追摸了...

+

#追凌# 窝里斗


现PA小甜饼一发完

另,昨晚更新的点绛唇(5)就不补链接了,下次更新的时候再一起。

蓝思追打开卧室门,迎面便扑来一阵刺骨寒风,司空见惯的轻轻把门带上,随后在床边的矮柜上找到了遥控器。
十七度,比往常还要低三个度,怪不得这么冷。
他把温度往上调了调,滴滴的声音终于引起了某人的注意。金凌头都没抬,下意识就抱怨:“蓝愿,你有这么冷吗?”
蓝思追不置可否,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坐在金凌旁边,伸出手,探进被窝里。
金凌腰身一弹,差点没把手机丢出去,惊叫一声:“蓝愿!?”
“冷不冷?”
蓝思追严肃道,按住不让他跑,冷冰冰的手摸上了温暖光滑的小腹。金凌本就怕冷,又被冰了全身温度最高的那处,差点没一脚踹出去,急急道:“...

+

#追凌# 点绛唇


终于开完了……纯车好难开啊,还是喜欢写甜甜的萌文。
另,这篇文设定就是ABO,所以开车+性别上的差异+生子,是确定的,不能接受的就不要给自己找罪受。还有,我不清楚追凌粉中有多少人是不吃忘羡的,所以之后如果有忘羡的戏份我都会提醒,但羡羡是地坤+生子的设定也是确定的。
嗯,说完啦,请上车!

Alpha=天乾
Beta=中庸
Omega=地坤

 

+

#追凌# 点绛唇


感情线理顺了,接下来就是开车了(:з」∠)_

ABO设定+生子(???)

Alpha=天乾
Beta=中庸
Omega=地坤

(2)

“蓝思追你听好了,不论你是谁,不论遇到了什么,都不准死!”
一吻终了,金凌眼角发红,近乎狠厉的说出这句话。蓝思追心头剧震,有什么东西在心头消融了,指尖都在隐隐的发抖。
他道:“好。”,语调微噎,然后重重的亲在了金凌的眉间,亲在了那点艳红的朱砂上。
两人紧密相拥一起,断断续续的吻着,在亲吻的间隙凝视对方的眼,描绘对方的脸,直至金凌的手滑下,在蓝思追背上触及一手的温热。
“笨蛋!流了那么多血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金凌嘴上骂着,动作却是又轻又柔,把那被染红的衣物和纱布褪...

+

之所以喜欢追凌的原因,是金凌太苦,所以想给他配一个温柔,好脾气的人,给他依靠,听他诉说,宠着他,纵着他,像爱护娇贵的金星雪浪一样。十五六岁的年龄,正处于人的一生中最有可塑性的时期,在此之前,金凌无父无母,自小便养成了矜傲甚至目中无人的性格,没有朋友,独来独往,但只要在这个时期好好调整,感受爱,理解爱,学会爱自己和爱别人,那一切都会往好的方面发展,即便之后再遭遇再大的挫折,也不会折断。所以我理想中的追凌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金凌在外越来越沉稳,但依旧能在思追面前保留那一份娇纵,留一份柔软,爱别人,也享受别人的宠爱;而蓝思追,我并不认为他一定要恢复温苑的身份,然后再建立一个温家,我更希望他能过的随性...

+

#追凌# 点绛唇


ABO设定
用来开车???
我真的有一颗成为老司机的心的(:з」∠)_

Alpha=天乾
Beta=中庸
Omega=地坤

金凌没想到会遇到蓝思追,还是重伤的蓝思追,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堪堪接住了他瘫软的身体。
蓝思追全身挂了血污,脸上的惊喜褪去,收敛为嘴角的一抹微笑,似乎可以放心了,终于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随即而来的是阵阵嘶吼声,金凌神情迅速冷冽下来,仍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怀里的人,薄唇却缓慢吐出几个字——把它们全给我杀了。
不带任何情感和起伏,但身后的人都知道,这是属于兰陵金氏现任家主,心中最高的怒火。
没有看战况一眼,金凌小心翼翼的把蓝思追放平在地上,解开沾满血污的衣物,狠狠皱...

+

#追凌# 荷包


大小姐脾气又怎样,反正有人宠!

(十二)

虽是说着要超过众人,但少年人还是碍于面子,没有付诸行动。蓝思追看着金凌赤红的耳尖,也是按捺住了满心的骚动。
他想,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一切都可以慢慢的来,不急。
却还是忍不住把少年紧实的细腰搂的更紧了,脸搭在颈窝处,极其沉醉的磨蹭细嗅。
动作虽微小,但作用在金凌的身体上,不亚于在他脑子里扔下一个个惊雷。先是惊,后是雷,最后是外焦里嫩。
他全身都热起来了,简直是难以忍受,几乎控制不住的挣脱,将人一脚踹下去,再痛骂一顿。
他金凌,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了?!蓝思追这人,是脑子烧坏了还是被夺舍了,竟然做出这种事!?
越想越气,越想越不能想,于是乎还没到镇上金凌就下了地,...

+

#追凌# 莲子与莲心

(三)

亥时已过,云深不知处内一片寂静。有人提剑走过长长的走廊,步履沉稳,正是巡夜的蓝思追。
金凌早已看到了他,不由得屏住呼吸,收敛了周身的气息。他自认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却见蓝思追抬起了头,目光看向他所在的方位,眉也微微的蹙起了。
两人距离颇远,所以金凌在短暂的疑惑后马上归于平静——大片的斑驳树影掩盖了他的全身,蓝思追不可能看到自己。
但不自觉就紧张了起来,看着他越走越近,白衣盈满月光,长长的抹额随风飘动,脸色又是那般严肃和纠结,仿佛已经知道了他正坐在树上,犯了云深不知处的宵禁,正想着怎么处理。
一步两步三步,蓝思追的脚步明显的放轻了,却是直接经过了树下,并没有想象中的,抬起头来,把人抓住。
金凌愣住...

+

#追凌# 莲子与莲心

一个由莲蓬引发的小甜饼

本来(三)是个车,写了一大段了,然而过于ooc,被我淘汰了,以后再补上吧((:з」∠)_)

(一)

义城一劫中,众少年机缘巧合下凑到了一起,同进退,共患难,不自觉就褪去了刚开始的那层防备。虽不算的交心,却可以毫无芥蒂的交谈了。
少年中有活跃的,轻松下来后就开始话多,惊叹于含光君和魏无羡的卓然风姿,即便是安静内敛的,在经历一起哭丧阿箐姑娘,怒骂薛洋,然后被猎户指着鼻子骂后,也是满心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出了义城,众人在就近的客栈落脚。前辈们表示不与小辈玩耍,把他们扔下就上二楼雅间了。少年们面面相觑一眼,也不知是谁欢呼了一声,瞬间红红火火的闹腾了起来。
虽然他们很喜欢含光君...

+

#追凌# 金风玉露(下)

一本正经的修仙开车,大家千万别嫌弃我的车技了(:з」∠)_另外,明天可能还有个小番外,大概讲述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下)

 

而此时的蓝思追在烛光下擦拭配剑,雪白的剑身映出他的脸色,并不像动作那般温和。

万般心绪揪于心中,最终占据了整个大脑。茫然间四顾,竟觉一切都空了,再无立身之所。

今早他曾去找金凌,却被告知宗主正在待客,不便见面,等了许久终是放弃了。

或许是金凌在避开他,万般苦衷终是不忍剖白。却不知他最怕的,就是他为难,更不想他难过。

他的一颗心,在听到金凌择日成婚的消息后碎成了几瓣,几乎控制不住的发狂。想要不顾一切的找到那人,将一腔心意告知,然后带着他离...

+

#追凌# 金风玉露(中)

我对不起大家,还要一个下才到肉(跪了)

(中)

是第几天了?
不知默了多久,金凌站起走向门外,“哗”的大力打开门,视线直直的落向宫殿外层层的台阶,投向那深重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没有一丝光亮,仿佛被吞噬了一切生机。
守夜的门生齐齐向他行礼:“宗主。”
过了好久他才收回视线,冷漠的点了点头,迈过门槛。他脚边是跪着的丫鬟,不知已在外面等了多久,低头弓起的背脊上仿佛沾染了一层夜的浓霜。
金凌看了她一眼,心底的忌惮不自觉的减退。一个不知从哪里被带来的乡下丫头,不懂仙门世家的礼仪规矩,只当自己是富贵人家的丫鬟,小心谨慎,惶恐不安。或许是因为这张脸,与他母亲长得有几分相似,才被卷入这泥潭中。
不过这又与他何干,心...

+

#追凌# 金风玉露(上)

佩兰里欠下的车

金风玉露

(上)

我知道你们肯定是要打我的,所以最好是去复习一下佩兰,还有注意,这是上,下才是真正的车,我晚上再发。

那是个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黑亮的长发披散在后背,只由一支简朴的木簪松松的挽着。肩膀瘦削,腰肢细小,正跪在席子上布酒。听到背后有人进来,便转了身行礼。
金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便瑟缩了一下,头低的更下了。另一人轻笑,挥手示意她退下。
金凌没有阻止,转身看向这个同样穿着一身金星雪浪,却年长许多的男人,道:“四叔,你这是何意?”
声音冷冷的,明明是含了怒火。
男人一下子服软,道:“是我的错,我不该随意替换服侍的人,更不该让一个女人进来。”
“你明明知道不是因为这个。”金...

+

#追凌# 荷包


大小姐脾气又怎样,反正有人宠!

(十一)

摔在毛茸茸的动物皮毛上其实并不痛,惊叫只是本能。但等金凌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隔空趴在了蓝思追的身上,双手搭着他的肩,一抬头就对上了对方的眼。
蓝思追似乎有些愣,还巴眨巴眨了两下眼睛。
金凌一张脸突然滚烫,后知后觉蓝思追的双手正扶着自己的腰,想都没想就推开他,怒道:“呆子!你手放哪儿去!”
蓝思追这才回神般猛的退开,简直算是惊慌失措了,想解释什么又开不了口,脸也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直至——
“你别再脸红了!”
噗嗤一声,随后是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惊走了一林的飞鸟。
蓝思追的脸红到了极点,变成了西红柿一般的颜色,不慌了,甚至有些委屈。金凌就没他那么有定力了,差点没落...

+

#追凌# 荷包


大小姐脾气又怎样,反正有人宠!

(十)

金凌睁开了眼睛。
晨曦熹微,卯时已过,火堆只剩几点猩红。蓝忘机已不在身旁打坐,连带着魏无羡也破天荒的起了一个大早。
他一睁眼,看到的便是蓝思追的身体,盖着好几件外衣。他一个晚上没睡,自然知道蓝思追状态不好,发热和发冷交替,夜里蓝忘机和魏无羡细微的动作和言语全都落在了他的心里。
他轻轻的靠了过去,小心的试了试蓝思追的额头,感觉温度在回升,松了口气。
随后莫名其妙的看着蓝思追的脸,不动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蓝思追竟是温家人。即便在客栈里遭到江澄开门见山的质问,第一时间浮上他心头的也不是惊诧,而是荒谬。
那么斯文秀雅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罪大恶极的温氏余孽。
几乎是下意识...

+

#追凌# 荷包


大小姐脾气又怎样,反正有人宠!

(九)

蓝思追做了一个梦,满眼都是血与火。
鲜红蔓延整个山岗,爬上天际,崩塌乌云。一支横笛吹响,凄厉尖锐,划不破黎明前的黑暗。
不断有人倒下,站起,尸横遍野,淹没每一寸生机。视野颠倒错乱,回头,身后竟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周身知觉尽数麻痹,却能感觉到一只僵硬的手臂,将他托举了起来。那人一双眼睛血红,看着他时仿佛在滴泪。
他道:“啊苑,别怕……”
等金凌睁开眼睛,魏无羡和蓝忘机已经在旁边坐了不知多久了,神情肃穆,把他的睡意驱散了一干二净。
他挣扎着坐起,手正好碰到蓝思追的身体,惊觉他正在发高烧,周身如火炉般滚烫。
魏无羡“嘘”了一声,小心扭了毛巾,换下蓝思追额上的那一条。蓝忘...

+

#追凌# 荷包


大小姐脾气又怎样,反正有人宠!

(八)

怎么会是金凌?!
魏无羡忍不住了,一跃而下。狗叫声随之变得猛烈,似乎即将就要挣脱绳索冲咬过来。就那么一个小小的犹豫,蓝忘机就已走到他的面前,宽厚的脊背挡在了前方。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魏无羡真想直接跳到蓝忘机的背上,喊上一百声“蓝二哥哥”。
避尘自动出鞘,蓝色的灵力照亮了四周。
“金凌!”
“汪!汪!”
等金凌反应过来,绳索已经脱手,蓝光闪耀处一片鸡飞狗跳。他像猛的惊醒了一般,低头胡乱抹泪,用手还不够,抓起衣袖就往脸上擦。
随后他手按着岁华,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的身影逐渐清晰,一颗心终于彻底松了,连带着身体突然一软,脑海阵阵眩晕。
蓝思追还活着。
有个声音道:他还活着!
魏...

+

© 一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