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

洁癖写手,所吃cp全都不拆不逆,首页见拆逆立刻取关
宇宙可爱多,人间水蜜桃!

奇怪,我看的很多推文,竟然都没有闲世太太的。这个太太的文都写的超级好的,我推他的文去给一个同吃忘羡但不混圈吃同人粮的朋友看,还被人以为是原作者写的。可能是这位太太不怎么混圈,尤其是在乐乎,都不发过什么言论。但关注她的微博就知道,超级可爱她,每周五都在使劲的夸广播剧,不惹事也不怕别人来惹,人还特别美。
实名吹爆,你们一定不要错过了。

2018-10-25

#荼岩#

点我观看,腹黑霸道总裁,在线戏弄小娇妻(不)
依旧短小(没救了)
 

狠人的三大表现:拿了快递不拆,闹钟响了就起,买了奶茶打包。
在网上刷到这段话的时候,安岩深以为然,尤其是第二项,简直就是他的死穴。所以说他就是个善良人,在家从来没试过九点前爬起来的。
而狠·神荼·人则不同,每天早晚锻炼身体,雷打不动,风雨无阻。这会已经结束了一天的任务,擦着头发,光着膀子走了进来。
安岩看了看那流畅紧致的肌肉线条,再掐掐自己的肚子,顿时体会到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深刻道理,很是悲愤。
他把手机扔了,掐腰大声宣布:“我决定了,明天早上起来锻炼!”
显然早已习惯了他的一惊一乍,神荼抬起...

2018-10-24

#荼岩# 暖宝宝


莫名其妙变成了一个短小君_(:з」∠)_

这次带毛蛋出来耍耍

霸道总裁之所以为霸道总裁,一是霸道,二是还要具有能当总裁的资本。具体表现在,智商高,是个狠人。而且不仅对别人狠,还要对自己更狠。
如果他能有神荼这么强的自制力就好了。
第一百三十二次感慨,安岩往后一瘫,决定向神荼学习,势必把这个游戏通关,将那个屡次不服管教的大boss杀个片甲不留。
靠·神荼·背歪都不歪一下,很是称职。
打了一会,安岩爬起来,觉得得劳逸结合一下,于是出去放松自我。要是平时,他肯定是不敢这么正大光明的吃零食的,但这会神荼正在盘坐冥想,抓不到他,于是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
等他终于意识到不好,不应当...

2018-10-22

#追凌# 取暖


一发完小甜饼

“雨怎么越来越大了。”
噼里啪啦的雨声越发急促,廊下不能站了,只能退进庙里。天色渐晚,庙内昏暗湿冷,并不是一个过夜的好住所。
即便有明火符,蓝思追还是花了一番心思才把潮湿的木柴点着,明亮的火焰腾起,驱散了部分的湿冷。
金凌已经把整个破庙都看了一遍,没有发觉异常,靴子在地面走动发出细微的声响。破庙早已断了香火,毫无人气,静的可怕。
仙子正在庙内跑动嗅闻,不住的甩动着蓬松的尾巴。
金凌微微放松,寻着火光回到原地,就见火堆旁已经清出了一块干净的空地,摆上了两块凉蒲。即便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蓝思追还是极力的改善环境,让人感觉到舒服。
两人坐在凉蒲上,吃着干粮简单的交谈。但没一会金凌就发现蓝思追每一...

2018-10-20

因为性格原因,追凌不会像忘羡那么腻歪,但相处也是非常有特色和甜蜜啊,大家品一下。

成为道侣后,蓝思追比金凌起的早,自然而然就担负起了唤起道侣以及帮道侣转移洗漱以及点朱砂的重任。初时金凌还有些害羞,所以点朱砂时总会控制不住的脸红,微仰起脸的时候带着两抹红晕,睫毛微颤,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思追儿怎么可能忍得住,也红着脸吻下去了。所以每次点朱砂前都要吻好久,柔柔的轻轻的,缠绵的不得了。一来二去,这就变成一种习惯了,融入了两个人的日常相处中,但每一次吻的时候都不一样,心里甜丝丝,又痒的不行。两人相濡以沫久了,身心更为契合紧密不分,金凌也不再觉得让人帮自己打理丢份,反而遵循本心越发依赖蓝思追。尤其...

2018-10-19

#追凌# 寒日暖

一发短小

一场秋雨一场寒,窗外雨时不时下着,气温渐冷。
温暖的被窝没能阻挡姑苏蓝式万年不变的作息,卯时刚过蓝思追就起来了,洗漱完毕后下楼,店老板才搓着手出来,吃惊的问他怎么不多睡一会。
蓝思追摇头,向他预定等会的早餐。蓝景仪也下来了,于是工作交接,由蓝思追去叫其余人起床。
魏前辈自然是不可能那么早醒的。蓝思追心里有谱,总是先去叫其他人,最后才去叫他。而姑苏蓝氏子弟不用叫,只有一个兰陵金氏的小公子,有不小的起床气,也是磨人的很。
就是一个大小姐,脾气大的要命!蓝景仪埋怨,然后就把包袱甩给了蓝思追,让他去请两位祖宗起床。
蓝思追对此颇有经验,这天直到楼下早餐备好,这才走至房前,轻轻敲门。他一向待人处事...

2018-10-18

#荼岩# 竹鼠

先是一连串“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促而来,随后“啪”的一响,一个巨大的“章鱼”就粘在了浴室门上,且发出了兴奋的叫喊声。
“神荼神荼!我有件事跟你嗦!!”
显然很是激动,一分钟都等不及了要跟人分享。神荼见惯不怪,关了水抽出毛巾,开始擦身上的水。
得到低沉的一声“嗯”,安岩很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刚瑞秋发了条朋友圈,她俩要出去旅游了,托人照看她家竹鼠!!”
听到最后两个字,神荼哪里不明白他想干什么,把手巾搭回架子上,对上镜子,抓了一把头发。
“反正这几天我们又不出任务,闲着也是闲着……”
安岩正噼里啪啦的说着,突然门就开了,视觉盛宴冲击而来,目光登时直了。然而“禁欲”型男十分冷酷,隐在湿...

2018-10-16
1 / 10

© 一碗 | Powered by LOFTER